玩钱币会上瘾挡不住?

}

年轻泉友小武平时工作很忙,加班值班是常态,这不,他已经好几个星期没去逛市场淘钱币了。

既然没时间,那只能在网上找钱币,晚上加完班,他浏览了几个钱币网站,发现不光无漏可捡,而且自己想要的一些钱币,比如大观折十(图1)、天启十一两(图2)、咸丰大钱等,价格都高得烫手,大几千是常态,有的妥妥过了五位数,让他这样的小玩家实在无法承受,只能作罢。

小武心有不甘地继续搜寻,好不容易发现一枚价格亲民的心仪钱币,再过几分钟,它就要结拍了,他急忙加价,希望能将它一举拿下,可一连加价多次,却始终都干不过那个神秘又强大的对手一一“自动出价”,最后只好放弃。然而,一直渴望撸币的手早就痒痒了,如同犯了烟瘾一般难受,挡都挡不住。

等到这个周六,终于有点时间,小武兴奋极了,一大早冒着雨兴冲冲赶到古玩市场。

受疫情影响,周末逛市场的人本来就少,加上大雨一直不停,弄得整个市场更加清冷萧条,几家平时他常去光顾的店,也都铁将军关门。

小武很是失望,只能到处瞎逛,来到一家卖银元的店(图3),一问价格,龙洋、大头、小头全都涨得离谱,只好退而求次买点鹰洋(图4),好不容易选中几枚,品相还过得去,价格也不算太贵。他心想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于是兴冲冲买下。

鹰洋系银元一种,币面有一只老鹰嘴叼着蛇,站在仙人掌上,它们是墨西哥铸造的银圆,故又称“墨银”,大约在19世纪中叶流入中国,先在广州使用,其后流行各地,逐渐取代本洋(西班牙银元),成为当时国内主要通货之一。

鹰洋虽是外国货币,属于舶来品,且铸量很大,但它们是中国那段特殊历史时期的宝贵遗产,是外国银洋占据中国市场的实物见证,是当时混乱繁杂货币制度的体现,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与收藏价值。

这次,小武买的虽是普品,但好歹也是收获,撸币的瘾略有满足,他高兴得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家,晚上得意地拍了钱币照片,发了朋友圈,想得瑟一下,不料泉友们和他说出了真相。

“唉,奸商为了利益,简直无孔不入,连普品也不放过。”小武哀叹自己不但没过上瘾,反而被上了一课。

其实,爱好与嗜好,总在一念之间,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好(图5)。如果玩得适度,就是一项不错的爱好;如果玩得过度,就沦为一种嗜好,甚至产生负面影响。而且不光是玩钱币,我们的人生也未尝不是如此,最关键又最难把握的往往是一个“度”字,大家觉得呢?

然而,玩钱币对某些“重症泉痴”患者们来说,不光只是个瘾,它甚至是阳光、是空气、是水、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元素。他们为之痴迷、为之疯狂、为之废寝忘食、为之肝肠寸断。一旦能拥有如此境界,倒也实为难得了。

“十泉十美”,作家、古钱币收藏家。出身于杭州古钱币收藏世家,自幼酷爱古泉,曾举办个人钱币藏品展。近年来,在工作之余潜心钱学研究与写作,陆续在《中国收藏》、《中国钱币界》、《浙江钱币》等刊物和钱币圈、浙江泉友会等公众号,发表钱币收藏类文章百余篇。其代表著作《那些年,那些钱》于2021年出版发行,经浙江省省委宣传部推荐,入选“浙版好书榜”。家中祖孙三代,为传承弘扬祖国钱币文化,孜孜不倦。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