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翡翠珍宝_花插_绿色_质地

}

  由一块一半灰白、一半翠绿的玉石雕刻而成,工匠把绿色的部位雕成菜叶,灰白的部位雕成菜帮,菜叶上头还有两只小虫,一只是蚱蜢,一只是蝈蝈,寓意多子多孙。此件作品原置于永和宫,光绪瑾妃的寝宫。

  翡翠质地,圆雕作一整颗白菜,菜叶碧绿,叶片肥硕,挺拔直立。中部有一椭圆形孔,以供插花。底以菜根为足,下配以镂雕山石、灵芝、竹叶纹的红木座。此花插为翠根琢制而成,质地一般,干绿色中有褐色的绺纹,工匠利用了这褐红的翡色雕琢成叶脉纹,层次更加分明,立体感极强,一些叶片边缘的黄褐色更接近于自然状况。

  卧牛翠质,微透明,头、角及身体的一侧留有深黄色玉皮,黄绿相衬,色泽极美。牛呈卧伏状,四肢均屈于腹下,尾则搭于一足旁。下配以海水纹紫檀红木座。

  磬翡翠质地,翠绿色中有部分白斑。片状,一面随形浅浮雕巨象,象呈向右回首状,长鼻、长牙抵于臀部。象尾细而短,甩向右前方。象腿粗壮,前腿向前,后腿向后,似行走跑动状。另一面雕云气纹,中部凸起一双圈圆,圈内凸雕篆书“太平有象”四字,以释正面图意。磬上部雕五个松球,中心一个有孔,穿铜环及挂钩。此件翠玉磬上端有钩环可悬挂于木架之上,既可做乐器,又不失为一件精美的艺术陈设品。

  翠呈青绿色,局部有深绿及黄褐色。花插较高,呈树桩形,主杆粗大,内可插物。花插的外壁 镂雕牡丹花枝,枝上立着禽鸟。下配以镂空雕花红木座。花插属陈设用品,内可插物。明代玉器中已有花插,多呈筒状。清代的玉花插样式较多,其中树桩形花插较为典型。这件花插所用翠料有较高透明度,局部绿色深重,属高档材料,是清代宫廷的重要陈设器。

  山子翡翠质,带翠玉玉皮颜色。山子上圆雕人物山景。一面利用翠色的深浅表示色泽的不同,采用深雕、凸雕等技法琢出山景人物。另一面保留了玉皮的颜色,琢成山石、松树、流水、鹤鹿等。此器既有玉皮的黄色,又绿中含白,绿白分明,黄绿相间。全器构图合理,景物比例适当,透视感强,是珍贵的陈设品。

  盒为鱼形,两半相扣成盒。鱼身细鳞,鳍、尾、鳃部嵌红宝石。盒内刻乾隆御制诗 《咏痕都斯坦玉鱼》。

  盆木胎,略呈椭圆形,四出海棠式,凸沿,敛腹,四如意足。口沿髹金漆,盆外部于淡蓝色地上以金漆描绘冰梅纹,花朵用红色勾边,色彩鲜明悦目。盆内以碎料块为盆土,点缀点蓝金属叶片,上立翠竹三竿,绿色明快,质地纯净,用金属丝缠裹绿色丝线弯折而成的枝条嵌于竹竿中,顶端系翠叶子,错落有致。竹竿旁放置青玉湖石三具,并翠竹笋一只。竹竿相拥而立,湖石、竹笋距离稍远,繁简高低相映成趣。这件木胎海棠式盆翠竹盆景材质名贵,制作细腻,风格清雅,是案头清供中的佳品。

  十八子手串是由佛教念珠演化而成的一种饰物,可以佩戴于衣服上、挽在手腕上或闲暇时把玩,由18颗珠子组成,故而得名。其材质一般为翡翠、珍珠、碧玺、蜜蜡、珊瑚、伽楠木等。

  花簪上嵌碧玺、珍珠、翡翠。以碧玺做花,一只蝴蝶停落于花上,其翅膀为翡翠薄片雕成,并嵌珍珠、碧玺。整个花簪用料讲究、华贵。花簪使用了雕刻、金累丝、串珠、镶嵌、点翠等多种工艺,均细致精美,立体感强,彰显了皇家用品的尊贵。其中翡翠薄片的雕刻是广东宝玉石雕刻行典型的代表作,又称为“广片”,其特点是薄而匀、精而细,常用来雕刻花叶、蝴蝶翅膀。

  金簪一端呈长针状,另一端以各色宝石等为饰,计有蓝宝石、红宝石、翡翠、珍珠以及碧玺。其中碧玺分别做成蝙蝠和桃实,另有一只翠蝙蝠。簪子是古代妇女头上的装饰品。清代妇女尤其喜用发簪、大头簪、耳挖簪等,种类繁多,做工精致。

  耳环翡翠质地,半圆形,一半为绿色,一半为白色,绿白分明。绿色一端部有铜镀金质蜜蜂及长弯针,蜜蜂腹嵌粉红色碧玺,翅膀由两组米珠组成,余皆点翠,两根长须之须端各有珍珠一粒。耳环是清代宫廷中皇后、妃嫔们耳部的装饰品。此对耳环设计精巧,配色讲究,采用蜜蜂造型尤显活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