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起于汉代的中式“老花”卷草纹与翡翠时尚之结合

}

在国潮复兴的时代里,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被更多地发现、挖掘,开始大放异彩。事实上,传统文化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所幸不同形式的运用都能为其注入一道不一样的灵魂。当传统文化与现代潮流产生碰撞,融入珠宝设计,“中式复古时尚”这一理念被发掘,也被更多创作者及年轻受众群体所认同、接受。

“挖掘传统文化,但不能照搬复刻。”是观朴珠宝设计工作室主理人于家祥一直挂在嘴边的话。从哈尔滨一路到云南再到平洲,从初入电商到创立珠宝设计工作室再到研发设计新款,于家祥始终带着一股闯劲。从各种纹饰交织到专注卷草纹设计,他带领着团队一直在摸索中,试图从传统文化中挖掘出引领潮流且不一样的东西。

2010年,在朋友的邀约下,于家祥与友人一起来到了云南昆明,开始了他们的珠宝电商平台创业,2016年他开始前往平洲寻找新的契机。从原材料到设计,从简单的镶嵌到系列设计的研发。初接触纹饰,于家祥很快被这种东方独有的神秘想象力所吸引,曲折的纹路里,仿佛有生命在其中流转。

五千年历史文化的积淀,要说到中式审美里的元素,那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传统纹饰是古老文化最质朴的讲述者,它记载了古人从自然事物到宗教敬仰,它走过了从古老的青铜文化、玉器文化,再延伸到独一无二的服饰文化。

它是裙摆上扬起的华丽时尚,是青砖屋檐上精致的雕琢,也是古门老锁的韵味久远,曲折迂回间,纤细的身影勾勒着千年的智慧。它们种类繁多,工艺考究,用处广泛,造型丰富。兽纹勇猛威武、花草纹妖娆多姿,几何纹错落有序……尝试过多种纹饰后,于家祥最终选择了卷草纹作为当下这个阶段去攻克的设计命题。

挖掘传统文化,但绝不照搬复刻。选择卷草纹作为创作元素的于家祥,在随后的创作中并没有复刻古卷草纹,而是实验再实验,根据其生生不息的美好寓意,提炼演变出新的适用于珠宝设计的卷草纹饰。

将蜿蜒的纹饰铺展开来,以简洁的“形”去呈现,不一味地强调简单,也不去增加更多繁复细节,于家祥的作品呈现出繁简有度的克制美。

在于家祥看来,卷草纹的设计虽然看似简单,但却很难,如何在铺开的卷草纹间形成有序的排列,如何平衡每一条线的弯曲走向,如何让线与线的衔接自然流畅……许多看似不经意的点,其实在创作研发阶段试验了很多遍,特别是卷草纹创作在工艺上更是磨人心性,稍不注意就需要返工,重新开始。

外简内繁的设计,远观简约大气,近看纹饰华美,细节精致,配以机关,更显巧思。似乎每一个点、线、面都恰到好处,但这种恰到好处不仅是设计上的有张有弛,更是工艺上的游刃有余。

“传统文化不违背时尚。”从传统中提取精髓,将其在当下与时尚接轨。在于家祥看来传统与时尚从来都不是一对所谓的反义词,更像是互补词。在当下的设计中,他认为我们更应该看中的是时代的符号、语言和思想。所以在他的设计当中,我们会看到他着重笔墨去呈现的“古物今饰”题材。

稀有纹理的乌鸡种天然翡翠与传统黑色绢纱宫扇的材料极为相似,辅以卷草纹饰,中式团扇的优雅意境扑面而来,曾是古人手中的风雅之物,如今化为珠宝,传统饰品在当下有了更多的呈现方式。

细丝与巧思博弈,功能与机关动静交织,终于,古时悬于文人墨客腰间的小小香囊,今时,可以于颈间、耳畔、胸前、腕间、指尖弥漫出香气。恰是这种新的呈现、新的生命,让于家祥与受众之间有了互动与共鸣,系列作品一直倍受好评。

“珠宝不是珠宝,首饰也不是首饰,它一定要赋予人们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从传统中来,到更远的地方去,于家祥更愿意让珠宝和生活息息相关,不单纯为设计而设计。

从哈尔滨一路到云南再到平洲,从初入电商到创立珠宝设计工作室再到研发设计新款,于家祥始终带着一股探索的闯劲。即便是当下的艰难时刻,他也没有放弃对产品的研发。

谈及工作室的定位时,他说:“很多人对观朴珠宝设计工作室最初的印象就是做花丝、掐丝之类,但这是不准确的,我很难回答你我们的定义是什么,而且我也不想去定义我们是什么。”在他看来,他在做的更多是以当代的工艺、技术、审美对传统文化进行延伸创作,探索比定义更为重要。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