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倒孙中山头像的邮票200万都买不到?细数天价“错票”珍邮

}

  邮票讲述了中外故事、浓缩古今文化、展现历史变迁,是包罗万象的博物馆、妙趣横生的百科知识全书。一枚邮票如果被发现在设计、制版或印刷中出现某些问题,这枚邮票就可能变得比正版邮票更有价值。翻开集邮史,不少错票因其罕见之错而价值不菲。

  中华民国时期因各省军阀割据而形成各省区都有自己的币制,差异很大。而邮票都是由邮政总局统一印发的,再按当地币值按邮票面值出售。为了确保邮政收入,防止有人从中牟取暴利,中华邮政从1915年起开始发行限地方贴用邮票,如“限四川贴用”“限吉黑贴用”“限滇省贴用”等,这些邮票仅限在规定地区使用。

  交通部邮政总局总办于1915年4月23日下发《新疆省内发行加印字样之邮票》的通谕,是关于在当时的新疆省发售印有“限新省贴用”字样的邮票。新疆邮政管理局定于1915年开始发售使用总局在北京一版帆船邮票上加盖“限新省贴用”的邮票,全套共16枚,加盖厂家为北京财政部印刷局。在第一次加盖时,“限新省贴用”5个字长16mm,呈直行,但“限”字向左略偏了1mm,俗称“新省歪头”,这套邮票于1915年6月1日发行。在1916年第二次加盖时,把“限”字移正,俗称“新省直头”。令人注目的是,在“新省歪头”面值1元的“宫门”邮票上加盖的“限新省贴用”5个字中,第二个字“新”和第三个字“省”字竟然出现了颠倒,变成了“限省新贴用”,这种错体票在每个全张(50枚)中只有一枚。它是民国邮票中的珍品,被集邮家列入“民国五珍”之一,备受重视。

  它是怎么被发现的呢?在集邮圈有一种说法 :“限新省贴用”邮票发行不久,当时有位居住在上海的外国人去信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邮局函购“限新省贴用”邮票若干套,在清点邮票时,发现一枚面值1元的邮票上的“限新省贴用”文字误为“限省新贴用”。于是,他写信并汇款给新疆迪化邮局,要求把全张中含有此种错体的邮票,连同旁边3枚邮票(正票)的四方连,无论有多少,均全部购下。迪化邮局接到这位外国人来信后,检查面值1元邮票的全张,果然每个全张中都有一枚错体票存在,复函拒售。同时,当即将全张中这枚错体票全部撕下收回,并电告北京邮政总局再次加盖时注意改正。收回的这种错体票,后来又有一些流出,但为数甚少。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是因为这次不经意的失误,才造就了罕见的民国珍邮。正是因为回收过程中的遗漏,才使得我们可以有幸得见其真容。今天,“限省新贴用”邮票已经高达40万元一枚。

  1940年(中华民国29年)10月26日,邮政总局发文通知将发行一套以孙中山头像为主图,边框图案为中华民国国徽的普通邮票。1941年2月21日,这套邮票开始正式发售,全套共16枚,面值从半分到20元,因其在纽约印刷,所以称为“纽约版孙中山像”邮票。

  由于通货膨胀速度过快,这套邮票从发售到1944年1月1日停用仅使用了不到3年时间。印制这套邮票的公司是纽约美国钞票公司,这家公司经验丰富,其员工工作也很严谨。印钞票都不在话下,印邮票本应也没问题。但在印制2元面值的邮票时竟然出现了中心倒印这样低级且严重的错误,真让人感觉不可思议。面值2元的邮票边框呈蓝色,中心图案孙中山像呈黑色,在当时需分两次印刷,第一次先印蓝色边框,第二次套印黑色孙中山像,但在套印时,由于纸张放反了,因此产生了倒印错体珍邮。围绕着这枚珍邮,曾有许多离奇的故事,传播了半个世纪。

  根据有关资料记载,纽约版孙中山像邮票面值为元的邮票印刷全张为300枚,上胶打孔后,再切成50枚一版的6个邮局全张。除郑介初所买的一张邮局全张50枚(10×5)外,其余5个邮局全张共250枚倒印票至今未见露面。估计当时分装检验时被发现而销毁了,故仅漏出一张50枚。美国钞票公司知道自己承印的邮票中竟出现了中心倒印的错误后,在报刊上发出公告,表示愿以最高价收购流传在外的50枚倒印邮票,以挽回其印刷质量造成的不良影响,结果枉费心机。

  关于这枚倒印票,有人认为是边框倒印,也有人认为是中心图案倒印,集邮界最后统一称为中心倒印。产生原因是因为纸张方向放置错误,并非印版装错。纽约版孙中山像中心倒印邮票现存世的最大连体票为十方连,另外四方连有3件、直双连1件,其余皆为单枚。该错票已成为中国最珍贵的邮票之一,新票价格高达220万元,已跻身世界珍邮的行列。

  1946年6月,中央印制厂重庆厂用5号楷体字铸成凸版加盖了一组孙中山像烈士像“国币”改值邮票,全套共16枚。加盖全张枚数分别为50枚 (10×5)、100枚(10×10)、200枚(20×10)三种。加盖的原票有香港中华版孙中山像(实心)原版票和改版票、香港大东版孙中山像无水印和有水印票、香港商务版烈士像无水印和有水印票。

  根据当时中央印刷厂的安排,香港中华版孙中山像无水印橄绿8分面值邮票加盖“国币念圆”及数字20,而香港大东版孙中山像无水印橄绿5分面值票应加盖“国币伍拾元”及数字50。但在实际加盖过程中,因为5分和8分邮票的颜色相同,致使少量的5分票被误放到8分票内一起加盖了“国币念圆”及数字20,产生了少量误盖票。

  孙中山像、烈士像“国币”改值邮票在1946年6月~ 1947年5月陆续发售,有人发现,这套邮票中出现了多种错变体票,如倒盖、复盖、直骑缝盖等,而孙中山像橄绿5分无水印误盖“国币念圆”20元票是上海邮商陆建平发现的。1948年下半年,法币急速贬值,平信邮资已提高到法币15000元。一些加盖“国币”低面值的邮票已无寄信用途,上海集邮组只好整包成捆出售这些邮票。陆建平从上海集邮组购买了几十包未拆封的加盖“国币”邮票,拿回家检查时,发现了一全张共50枚孙中山像橄绿5分无水印误盖“国币念圆”20元票,从而引起了集邮界的关注。对于这枚票,有人认为它属于组外品,但也有人主张,应算作误盖而列为错体票。这枚错体票近些年偶有上拍,但多为品相不好的邮票,品相好的邮票藏家惜售,卖价都在1万元以上。该票存世量50枚以内,目前只发现新票,未见旧票和实寄封出现。

  为了展示我国古代科技成就与科学家的成绩,邮电部于1955年起开始发行中国古代科学家系列邮票,当年8月发行了纪33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一组)邮票,全套4枚。1962年12月1日,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邮票发行,全套8枚,分别介绍了东汉蔡伦、唐代孙思邈、宋代沈括、元代郭守敬四位科学家及其在造纸、医药、地质、天文方面的科学成就,每位科学家的名字下面都注有生卒年份和朝代。但在第一枚蔡伦邮票上,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蔡伦是东汉时期著名的科学家,他发明了造纸术(还有另一种说法,蔡伦是造纸术的改造者,并非发明者)。造纸术的发明彻底改写了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也使蔡伦屹立于古今中外杰出人物之列。他的生年难以考证,故在邮票上写为“蔡伦(公元?—一二一)汉”。但设计者在设计时误写成了“蔡伦(公元前?—一二一)汉”,多写一个“前”字,可谓一字之差,谬以千里。在准备印刷时,这个错误被发现,印刷工人只好将“前”字从印筒上逐个除掉。但因操作疏忽,漏除了印筒左边的第16号位置上的“前”字,造成每一个印刷全张(含2个邮局全张,共100枚)就有一枚带“前”字的错票。此票于1962年12月1日正式发行后,该错误被集邮者发现并报告,邮电部即令各地邮局从全张中撕下这枚错票上交。改革开放后,集邮活动恢复。1981年,天津市集邮部门将封存已久库存中的老纪特邮票出售。由于当时集邮业务刚刚恢复,人员业务生疏,加之时隔近二十年,邮电部原关于蔡伦公元前邮票的紧急收回电令自然无人记得。于是,含有蔡伦公元前错票的纪92版票堂而皇之却又浑然不觉地出售给了集邮者,总数量有十多版。事情并未到此为止,在出售纪92中国古代科学家(第二组)全套邮票时,让人出乎意料的情况再次发生,1300多套邮票中还包含有26枚蔡伦公元前错体票,这样就又流出了26枚。

  蔡伦邮票发行量为300万枚,每两个邮局全张100枚才含有一枚错体票,所以蔡伦公元前错票有3万枚。但因发现比较及时,许多未出售的错票被撕下上交销毁。据估算,蔡伦公元前错票现存世量在5000枚以内,每枚市场价格8万元。蔡伦公元前错票从面世以来就受到了集邮者的搜寻,特别是存世量稀少的蔡伦公元前版票更是弥足珍贵。

  举世珍邮的背后,浓缩着华邮珍品诸多的历史故事。集邮是一项有趣、高雅的集藏活动,也是获取知识的途径。人们可以通过小小的邮票认识大千世界,还可以通过收集和研究邮票受到教育和启发,让我们一起走进五彩斑斓的邮票世界!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