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锁之下乌干达的山地大猩猩却迎来婴儿潮

}

乌干达野生动物管理局(UWA)刚刚发布的数据表明,从2020年1月到目前为止,乌干达的野生山地大猩猩种群共有7个新成员诞生,仅在过去六周内便有出生五只婴儿,这一进展让动物保护专家们看到了希望。因为在2019年,整个乌干达仅出生三只山地大猩猩。

非洲疫情爆发之初,专家曾广泛担心疫情造成的封锁会导致盗猎增加,野生动物的处境更为危险。不过,现在看来,事实似乎相反。

“这种新生儿接连诞生的盛况是前所未有的,”UWA的宣传工作人员Simplicious Gessa说。“其中三个婴儿来自同一个家庭,而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出生。我们感到很幸运。”

UWA表示,目前还不能明确最近的婴儿潮的原因,但婴儿潮确实发生在疫情导致的旅游业暂停之后。专家认为,游客的消失使野生动物享受到了难得的平和与宁静。

2014年,巴塞罗那大学发表的一篇研究旅游业对山地大猩猩生存状况的影响论文里提到,大猩猩在游客参观时更具攻击性。这些攻击行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针对人类的。此外,在游客参观期间,山地大猩猩花在进食上的时间减少了,而花在移动或休息上的时间增加了,而这些时间的增加可能会引起应激反应。

此外,栖息地的丧失、非洲国家政局的动荡和偷猎,是山地大猩猩始终位于灭绝边缘的原因。疾病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人类与大猩猩在基因上相似,而山地大猩猩亦会感染人类的疾病,但是相较人类,山地大猩猩几乎没有对抗这些疾病的免疫力,感染可以造成严重的影响。尤其是出没游客地区的族群,有较高风险。

此前,专家就担心过新冠病毒会通过游客传染给包括山地大猩猩、红毛猩猩等在内的类人猿。疫情爆发后,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新指导意见要求,人们与灵长类动物保持至少10米的距离,人类探访要减少到最低限度,以确保它们的安全和健康。任何新冠病毒感染者,或在之前14天内曾接触过感染者的人,都不得靠近它们。

乌干达近年来也加大了处罚偷猎者的力度。6月12日,乌干达警方逮捕了四个偷猎者,他们的罪名是杀害了一只名叫拉飞奇(Rafiki)的银背山地大猩猩,他正当盛年,25岁,从2008年开始就是布恩迪难以穿越国家公园中17只山地大猩猩的头领。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