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鲁迅的《孔乙己》能读懂它的其实都是书中人

}

  说到鲁迅先生所写的《孔乙己》,绝大多数人还只是停留在这是一编经典的语文小说上面。

  但对于已经进入社会的人来讲,再一次的回忆或者是重读《孔乙己》,却又是另一番味道。

  鲁迅写得好是一回事情,但真正能让大家觉得《孔乙己》难读懂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是一编极有代表性,极有力量的白话文小说。

  所以就连大文化学者陈丹青也是这样子说的“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能读懂它的人并不多,而读懂它的人,多数都是书中人!”

  开始可能大家还真不明白陈丹青老师为什么这么说,但多读一些《孔乙己》,多看一见关于《孔乙己》文章的解说,后来大家都懂了,原因就是书中的孔乙己太像我们自己了,不管是哪一个时代,哪怕是放到现在,孔乙己这样子的读书人原型在生活之中到处都有。

  孔乙己是代表着那个时代的读书人,不被重视,被人遗忘到麻木!这是鲁迅先生所要表达的思想之一。

  而深入到读书人这一个行列之中,其实大家对孔乙己老先生的笑,更是影射出大家的一种麻木,更是影射出大家对于文化的一种麻木。

  难怪陈丹青会说读懂它的人并不多,笑孔乙己就如笑我们自己一样,麻木不仁。这一点就正如别人把我们卖了,我们还帮着别人数钱一样,如今看来,重读孔乙己,除了讽刺还是讽刺。

  鲁迅在文章的开始就给了孔乙己一个不一样的身份,那就是他可是唯一一个穿着长衫站着喝酒的人。当时的孔乙己是穿着长衫,这是穷苦老百姓,这一群短衣帮所不能比的。

  鲁迅这样子写,其实也是间接的告诉了大家,孔老先生是有学问的人。而书中的“我”其实是一个酒馆里的小伙计,但间接的也是拿着书本在读孔乙己的我们。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笑话孔乙己,正如酒馆里的小伙计一样笑话孔乙己,因为他搞笑,他一来我就想笑话他。

  这正如现实之中的我们一样,笑孔乙己不讲原因,只是因为觉得他好笑罢了,所以这又是我们的麻木。

  在鲁迅的笔下,孔乙己老先生还是一个小偷,因为他偷书。但有意思的一点就是这一个小偷从来不偷钱,他只偷书。至少是什么原因其实大家都明白,因为他是一个读书人,所以他只对书感兴趣。

  但书中的“我们”,都是习惯性的叫他小偷,而且笑话他就是一个小贼。多好的讽刺,讽刺的是我们自己不懂文化。

  其实回想起来,偷书也是一种光辉,至少还代表着孔老先生是一个爱读书,有文化的人,这比书中“我们”这一群没文化的人强太多。

  这又是我们的麻木,我们是书中的主人公,又是现实社会之中的主人公。 难怪很多人会说再读鲁迅的孔乙己,自己活得真不如他,真是泪眼婆娑啊!

  小时候,我们读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我们会嘲笑孔乙己,因为不懂,因为没有读懂!可万万没能没想,慢慢的中,我们变成了孔乙己,越活越像孔乙己,甚至连孔乙己都不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