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镛:书法艺术并非遥不可及 方法正确同样有章可循

}

8月12日早上,北京今年入汛以来的最强降水跃跃欲试。琉璃厂西街的一间工作室内,薛镛舒缓地写下“雨润香茗”四个大楷。

北京琉璃厂位于和平门外,是一条起源于清代的著名文化街,当时各地来京参加科举考试的举人大多集中于此,如今笔墨纸砚的店铺及云集的名人匾额,渐成了较浓的文化氛围。居有墨香气息的阳春白雪之地,是书法家薛镛从小向往的生活。

笔韵神采,书斋雅玩;笔墨情韵,挥毫染翰。书法是中国国粹、艺术瑰宝,笔画之间代表着谦谦君子形象,书法是古代文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薛镛说“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兴趣使然,走上一条书法艺术之路;刨根问底,探寻一种传承文化方式;现身说法,总结一套学习的“准公式”。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中国书法博大精深。在薛镛看来,写好书法并非遥不可及,只要方法正确,同样有章可循。

薛镛的书法艺术之路源自于8岁那年。当时正值春节,山东莒县家家户户忙着贴春联。薛镛的伯父是当地有名的才子,曾经读过私塾,乡亲们每年都习惯性地齐聚他家求字。他也是从这时起,切身感受到了书法的魅力。

“他拿着毛笔在茶碗儿里蘸了蘸,把墨水蘸饱之后,在红色的春联纸上开始写字。”薛镛回忆说,具体写的什么已经记不起来,但笔画间的美感特别让人震撼,“怎么能写这么好呢?我感觉这是在创造美,于是对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去,大人比较担心,怕我捣乱把人家写的字给弄坏了!” 薛镛笑着说,其实自己根本不动弹,注意力全在毛笔笔尖儿上。

“遇到好看的字,就特别想多看看。” 薛镛记得,小时候有次在集市旁看到一副对联,竟在门口站了一上午,好在那户人家也比较耐心,认真教他这个字念什么、怎么写、什么意思……“竟慢慢发现自己对书法有了正确认识,对适合自己的书写标准也有了一定取舍。”

70公里的山路,也是薛镛骑行求“学”之路。已上中学的他有了更广阔的视野,当时学校周边有家装裱店,他了解到离县城70多公里山村的王玉宽写得一手好楷书。“那种字体风格和在家乡看到的完全不同。”为了进一步学习,他曾独自骑行70公里山路专程去王玉宽家拜访。有一次,薛镛问:“王老师,您字写得那么好,我应该怎么练?”王老师和蔼的说:“你和别的学生不一样,别人是学我的字,你是问我怎么学!”随后娓娓道来,原来老师的学习书法之路也是非常人之可及。有时候薛镛写不好,老师就示范给他看,写好了会鼓励,“你看,是不是越来越好啦!”

他听闻店主王玉宽写得一首好楷书。“那种字体风格和在家乡看到的完全不同。”为了进一步学习,他曾独自骑行70公里山路专程去王玉宽家拜访。有一次,薛镛问:“王老师,您字写得那么好,我应该怎么练?”王玉宽特别和蔼可亲,手把手教。有时候薛镛写不好,他就示范给他看,写好了会鼓励,“你看,是不是越来越好啦!”

书法是艺术不是技术,书法因文化才有了灵魂。薛镛认为,无论是书法的产生、发展还是它所承载的内涵,都与中国千百年来的传统文化密不可分,二者有着无法拆解的情感。

“一开始是学写帖,当你写到几十遍的时候,就会考虑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样写?这是很自然的过程。”薛镛说,开始对某个词不理解很正常,当你主动去问去思考,一下就明白了。“对所写字的本意会往纵深方向延伸。”他表示,将所理解的含义在现实当中进行应用,“吃透”每一个汉字的本意,接受到更多笔下文字的信息量,无形当中文化修养就起来了。

“比如,我们传承性临摹的碑文,那些都是古人写在纸上留下来的墨迹,能够树碑立传说明都是出自当时顶尖级人物手笔,文笔文词非常精妙。” 薛镛认为,优秀传统文化大多饱含深意,如果能做到“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就说明已经有很大进步了。

书法家在写字时,往往会渗入自己的个性、气质、审美,书写者的人文修养高度决定着书法作品的审美高度。薛镛坦言,书法艺术不能急于求成,而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功夫不到不行!”

书法在过去是记录文字的主要工具,当代可选择的较以往天壤之别,甚至于已经步入网络时代,为什么还要学习书法?薛镛介绍,书法不仅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特有传承方式,在当代还有新的价值含义。

“强身健体也是一个益处。写书法能养一个人的精气神,写字需要身心都静下来,把心收回来,还能够培养专注力,养成专注的习惯继而把事情做好。” 薛镛表示,如果每个人都能静下来做自己的事,整个社会也会越来越和谐了。

“书法的传承是一个传播、交流和共享的进程。”薛镛感慨道,中国书法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传承书法不仅是对自己民族文化艺术的责任,也有对人类文化多样性、人类文化杰出样式的保存、发展、传承的责任。

汉字和书法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标志,也是传承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指出,要推进戏曲、书法、传统体育等进校园,实施中华经典诵读工程。当代青年人该如何拿起毛笔、写好毛笔字呢?

“书法不会超过孩子体能,要让兴趣为孩子们启蒙。”薛镛谈到,可在幼儿期间培养孩子拿毛笔的正确姿势,并且形成记忆,“当孩子拿着一整根粉笔会拿手攥,断了一截后自然而然会用三个手指去捏,这恰恰是拿毛笔的正确手势。”

“学习书法一定要找‘高人’指点,他们在生活中有了一套成熟的经验,自身也有一定造诣,老师怎么教就怎么学。”薛镛表示,自己多年的经验而言,学习书法有窍门,他将潜心研究的“五笔教学法”称作“公式”。

“古人有个永字八法,其实它是给出了一个详细的分解。很多人对这一方法看不太懂,所以我把方法简化了。”据薛镛介绍,所谓的五笔教学法就是“点、横、竖、勾、撇、捺”的具体运笔思路。“最主要的就是点,掌握了这几点基本笔画,书法便不难了。”

“腹有诗书气自华”,薛镛坦言,书法创作包含大美和大智慧,是一种抒情的过程,亦是对文辞内容、文化本质、深层信息的全体验过程。“有书法的陪伴,我感到生活丰富且惬意。”(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