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卖”字画分成 宋建国搭建京A“朋友圈”

}

“旧表从手上摘下来,能要吗?多恶心。我又不带表,非要放下来就走。我给扔了,怕人看到也不合适,又捡回来洗洗,放抽屉。后来发现了,就问儿子,谁要表就拿去。”5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下称“北京市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庭上就指控的两块手表进行陈述。

旁听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证人表示,当时去宋建国办公室办事,宋建国看到了她手上戴的江诗丹顿牌手表,就要她摘下来说看看,然后就放到自己办公桌上。“因为宋建国帮了我很多忙,也没有找到报答的机会,既然喜欢手表,就给他了。”

就这两块江诗丹顿手表,在案发后价格被鉴定为47万元,成为2015年11月6日宋建国被判处无期徒刑中量刑的一部分。

2007年,宋建国在北京市交管局局长的任上为其办理了三副京A车牌,以及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长任上为其办理三个通州小城镇户口。包括上述证人在内,宋建国为个人和公司办理大量的京A车牌,由此也与他们建立了“友情”。

基于对京A车牌审批发放,宋建国被指控受贿2390万元。有关信息显示,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江及总经理刘长青陈述,为了讨好宋建国通过中间人孙士平购买黄永玉字画过亿元。

“无论他们怎么说,是我把他们牵扯进来,他们还年轻有事业有家庭。尽管他们侮辱我了,错在我,我都认了。”61岁的宋建国认为很多“朋友”做了不实的陈述。

几乎所有的信息显示,宋建国建立的“朋友圈”基本上通过办理京A车牌搭建起来的。

宋建国履历显示,1954年生人,1977年参加工作,截至2012年退休,期间一直从事警察工作。2006年年底由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长上调北京市交管局局长,2012年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局长职务。

公诉机关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指控,2004~2014年4月间,宋建国利用其先后担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长、北京市交管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分别为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江、北京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翟玉堂、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等人在办理“京A”机动车号牌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90余万元。

信息显示,宋建国的受贿对象仅为几个多年好朋友,宋通过审批车牌等方式维系、交往了部分朋友,在办理车牌中并没有收取其他费用。

除涉嫌犯罪的问题,宋建国出任北京市交管局局长一职曾作出了成绩。他在推动酒驾入刑上表现突出,在交管局科技管理上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通过京A车牌维系的几个朋友关系中,2008年至2012年,宋建国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94万元购买翟玉堂开发的通州区马驹桥镇潼关三区小产权房屋两套,给自己的情人。同时翟玉堂又送给宋建国价值人民币486万余元的马驹桥潼关二区小产权商铺两套。

因办理京A车牌并从事交通行业,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江及总经理刘长青在中秋节和春节对宋建国做出了“表示”。

北京相关司法文书亦显示,从2007~2012年,宋建国先后涉嫌索取、收受刘长青、刘长江给予的人民币180万元,金条1800克,折合人民币共计228.78万元。

宋建国涉嫌受贿中最大一笔为1530万元。其被指控介绍朋友购买黄永玉字画,与孙士平一人一半收取赚取的利润,对此宋建国并不愿意承认违法。指控中显示,“2009年至2014年4月,宋建国通过让‘朋友’到孙士平经营的北京荣德画廊购买字画的方式,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贿赂共计人民币1530万元”。

信息显示,宋建国与孙士平相识于上世纪90年代。孙士平注册成立的北京荣德画廊,成立于1994年,注册资金为10万元。该画廊的一项业务就是代理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永玉的字画作品。

刘长青兄弟购买黄永玉高达亿元字画,源于宋建国的推荐。有关人士介绍,2009年,有一次宋建国和刘长青、刘长江兄弟一起吃饭聊天时,后者称自己收藏字画,经常去保利等拍卖会上买画,不知真假。

在知道宋建国有朋友专门经营字画后,刘长青兄弟请宋建国介绍行家。之后,宋建国就介绍了孙士平,他可以帮刘氏兄弟看看拍卖的画是真是假。“刘长青他们第一次购买字画时,我还专门打电线万元。”知情人士转述宋建国的话,之后刘长青兄弟就自行和孙士平单线联系。

刘长青兄弟则表示,自己买画是为了讨好宋建国。“有一次去画廊买画,我们前脚到,宋建国就过来了,我们感觉孙士平和宋建国是勾在一起,像演戏。平时,宋建国总是在电话里问有没有买黄永玉的画,黄老快封笔了,他的画升值快。”

投入和收益似乎严重不符,刘长青的表述遭到宋建国的律师质疑,“既然为了讨好宋建国,干嘛不让宋建国知道呢。”有关信息显示,刘长青兄弟所在的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热衷于收藏字画,为此还建立了新月斋。

有关信息显示,宋建国除了帮助新月公司恢复驾校开业外,还为新月公司办理几十副京A8、京A6、京A1、京AG等车牌,其中包括京AG999等。

“购买”字画的还有郭文贵。郭文贵的亲属陈述,郭文贵不仅在宋建国手中办理了京A车牌,同时在盘古大观广告电子屏合法化获得了宋建国的帮助,为此购买了2800万元的字画。

“他们买画有需求,而且黄永玉的画的确有名,购买价格也没有高出市场价格。”宋建国认为最多算违纪。他表示,郭文贵办理电子广告牌,经过了北京市交管局的内部讨论,决定权在市政委员会。

让宋建国搭建“朋友圈”的“京A”车牌到底有多大价值。资料显示,现在的车牌制式,是自1994年7月开始在全国范围使用的“92式”车牌,车牌号的第一个字符是汉字,代表该车户口所在地的简称;第二个是英文字母,代表该车所在地的地市一级代码。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相关文件的统一布署,北京市于1994年8月1日启用、换发“92式”车牌和行驶证,并对北京市车辆注册登记发牌代号给了A、B、C三个字母,按顺序对61万辆(其中包括30万辆小型汽车)机动车进行了核发。

有关媒体报道,“京A”是北京最早开始发放的车牌号段,挂“京A”这个车牌的,代表它是公车,不是送文件的就是接领导的。在2000年以前,京A车牌走在大街上远不及京C车牌风光,因为后者才是改革开放允许有私家车后北京最早放出的牌照,“那时候出门一看开着京A车的,在人眼里就是司机没人理你,开京C牌子的人才是事业有成的老板呢!”

据说“京A8”牌子来头,源于上世纪90年代任职的一位高层官员的选择。这位官员选用了一辆全进口的、排量为2.8T的奥迪A8L为非公务座驾,并且选了此前甚少被用到的、以“京A8”开头的车牌。

“京A”牌照出现后迅速饱和,重新启用号牌延续成惯例,一些办理了转出、报废手续的机动车号牌可重新启用。也就是从那时起,“京A8”打头的车牌才被北京市交管 部门预留作为中央机关公务车备用号段。之后,“京A8”打头的车牌在车牌交易市场上被炒出20万~30万元高价。

倒在贩卖京A车牌下的还有北京市交管局办公室秘书科科长、宋建国秘书王飞,北京市交管局车辆管理所副所长宋海燕,宋建国的替班司机管某等人。

以价格10万元到20万元每副的价格帮人办理京A车牌,王飞倒卖了大量车牌。据《财经》报道,从查询到的司法材料中,在王飞掩藏赃款的过程中,曾出现470万元、660万元,甚至1000多万元的数字。

被神秘化的京A车牌背后则是巨大的利益。庭审中宋建国陈述,北京市交管局内部有一个规定,局长和政委可以审批“京A8”车牌,副局长可以审批“京A”车牌, 车管所长可以审批“京A”带一个字母的号牌。

在“悔罪书”中,宋建国说:“最大的祸根就是汽车牌照的管理上出现的问题,以牌照换利益。我刚到任时就意识到牌照敏感,社会关注,不加强管理迟早会出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 “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 邮箱:/li

四川南充:深化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应用 “政采贷”助力中小企业纾困解难

国内首单基于科技和大数据赋能的绿色票据贴现业务落地,绿色票据市场可望爆发式增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