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谈:今天的美元昨日的英镑

}

  谭主: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美元作为全球外汇储备的份额跌破59%,达到自199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个数字?这种趋势将会对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杰弗里·萨克斯:最直接来看,这个数字意味着美元作为外汇储备和美元在国际交易中作为结算货币有同样的发展趋势,两者都在减少。也就是说,各国持有的美元储备会减少,以美元计价和结算的国际交易也会减少。

  这种发展趋势的背后,既有经济原因,也有政治原因。经济原因就是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下降。在20世纪上半叶的时候,英镑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今天的美元就是昨日的英镑。英镑也是世界的关键性货币,但是随着英国在世界经济占比的下降,英镑的作用也随之减弱了。

  从政治角度看,美国在全球地缘政治的分量也在缩减,并且美国正在试图运用美元的主导地位实现其地缘政治目的,比如惩罚和制裁美国不喜欢的国家,诸如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朗和朝鲜等。

  然而,其他国家是有选择的,这些国家可以选择放弃持有美元,从而减少面临外汇储备被冻结的风险。事实上,我并不支持冻结俄罗斯中央银行储备资产这一行为,因为从长远来看,这是有害的。这会使许多国家感觉持有美元是不安全的,因为他们与美国的地缘政治关系并不好。

  谭主:有观点认为,美国经济正在经历技术性衰退,“后美元”时代即将到来。这个时代的特点是什么?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杰弗里·萨克斯:技术性衰退指的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两个季度缩水。现在我们并未将其定义为衰退,因为这需要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通过更多指标来衡量和确定是否真正陷入衰退状态。在我看来,如果美联储不得不通过大力紧缩政策应对顽固的通胀,在未来几个月,美国经济将进入国家经济研究局公布的实际衰退状态。事实上,美国经济已经出现疲软态势。

  美元主导地位正在被逐渐削弱。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份额的缩减和地缘政治分量的削弱,美元在各个方面,包括作为结算方式和一种货币等,都在衰弱。我们也正在迈向一个多货币和多极化的世界。

  谭主:美元和欧元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关系。我们观察到,每当欧元出现良性发展势头时,美国似乎总是拖累欧元。这种现象是真实存在的吗?您如何解读这种现象?

  杰弗里·萨克斯:一般来说,美元对欧元的汇率更多地受全球经济事件的影响。目前,欧洲正在承受俄乌冲突带来的严重影响。欧盟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俄罗斯也削减了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因此,欧洲目前正进入一个相当严重的经济收缩期。这意味着欧元相当疲软,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美国没有受到冲突的影响,美国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美国在化石燃料方面基本是自给自足的。因此,结果是欧元相对于美元正在贬值,因为欧洲经济状况比美国经济糟糕得多。

  杰弗里·萨克斯:我从来不是一个很好的货币预测员。不过我们可以理解为何欧元目前如此疲软,因为欧元区经济正在收缩。这是相当值得关注的。如果乌克兰危机很快结束,欧洲经济将复苏。但是,如果危机继续,欧洲经济将更加虚弱,欧元会持续疲软态势。

  谭主:美国和北约是引发俄乌冲突的主要因素之一,您认为美国此举是否也意在打击欧元?

  杰弗里·萨克斯:美国的目的是在俄罗斯制造并尽可能加深俄罗斯的危机。然而,美国的措施,包括冻结俄罗斯的央行储备和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等,并未奏效。

  一个原因是,俄罗斯拥有进行反制的能力和工具——减少或停止向欧洲出售天然气,俄罗斯也确实正在这样做。紧接着,欧洲国家领导人指责俄罗斯将天然气出口“政治化”。但事实却是,“政治化”在此之前早就开始了。这是一场公开的冲突,是一场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代理人摩擦。美欧希望通过制裁措施削弱俄罗斯,只是这些措施非但不奏效,反而给美国视为地缘政治战略伙伴的欧洲带来巨大伤害。

  谭主:今年,美国通货膨胀水平屡创新高。为了应对通胀,美联储进行了大规模加息。在今年的全球环境下,美联储的大规模加息会有哪些溢出效应?我们应该做哪些方面的准备?

  杰弗里·萨克斯:每当美联储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时,都会给许多国家和公司带来困难。具体来说,会有两个影响:一是借贷成本上升。这是很显而易见的,因为利率上升了。二是这些国家获得贷款的能力也在下降。

  换句话说,对于这些国家和公司而言,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在推高借贷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流动性,因此许多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会面临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困境,因为他们无法借到新的债务来偿还即将到期的现有债务。所以,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违约的情况,比如斯里兰卡,而这样的违约情况在未来会有更多。

  当然,这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危机和美国通货膨胀的发展,因为通货膨胀越严重,美联储加息越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危机也会越大。

  谭主:您认为在危机发生,尤其是美国国内面临一些困难时,美国是否在有意识地利用美元的主导地位吸纳全球货币?

  杰弗里·萨克斯:确实,美国关注的是自身经济发展和地缘政治目标。在俄乌冲突开始后,美国没收了俄罗斯的外汇储备,这是美国故意为之。但是美联储提高利率,则几乎完全是为了应对美国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美国货币政策出台是基于其自身政治经济发展的需求,并没有将其他国家纳入考量,美国政府、美联储也很少关注美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

  正是如此,美国确实经常引发世界其他地区的危机。例如,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和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采取的货币紧缩政策而造成的全球债务危机。如今,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且敏感的时期,利率上升,货币流通性下降,由于俄乌冲突和西方国家的制裁措施,许多国家正面临着严重能源危机或食品价格大幅上涨问题。凡此种种,都是全球危机发生的条件。更重要的是,中美目前合作并不平稳,因此让我们对前景更加担忧。

  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危机一定会发生,但是危机发生的可能切实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领导人应该开展合作,以避免更大范围的危机。

  谭主:目前,全球汇率波动严重,但是人民币兑美元相对稳定。与其他主要全球货币相比,人民币是否具有显著的稳定性?您认为人民币的稳定会对其他国家有何借鉴意义?

  杰弗里·萨克斯:总体而言,人民币一直保持稳定,对美元略有贬值,对欧元略有升值,这是对于中国经济总体状况的映射。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和地缘政治冲突与紧张局势扰乱了世界经济秩序,在此情况下,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所以我们需要在这方面更多地合作。

  具体而言,中国、美国和欧盟应该携手,尤其是在G20的大背景下,推动谈判化解乌克兰危机和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确保通过投资实现环境可持续的发展转型,助推发展中国家发展,使之绕开金融危机的陷阱。

  △2016年,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宣布人民币正式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

  谭主:您在三年前(2019年)预测到,未来十年内,全球货币体系将会出现三种主要货币——人民币、欧元和美元三足鼎立的局面。但是,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整个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请问您现在是否改变了当初的看法?您期待一种怎样的三足鼎立局面?

  杰弗里·萨克斯:毫无疑问的是,我们正在向多元化货币体系迈进。当然,这是由许多因素造成的。

  其中一个因素是美元正在变成一种“政治工具”,不再仅仅是一种支付手段。我们可以看到,美元在乌克兰危机中被政治化,比如美国冻结了俄罗斯中央银行的储备金,也阻止其使用银行系统。在这种状况下,俄罗斯自然而然从美元结算转向用卢布或卢比或者人民币结算。同时,我也认为,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那些感受到美国制裁威胁的国家,将不再使用美元结算,而这些国家的选择,也将改变全球结算体系或货币体系的特征。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因素也在助推这种趋势。目前,我们正在从银行结算系统转向数字结算系统,而数字货币(比如数字人民币)的引入和逐渐流行,也将持续改变支付方式并夺走美元的核心地位。

  谭主:您当时提到,这种人民币、欧元和美元三足鼎立的局面,可能会在2029年形成。请问您认为俄乌冲突是否会让这个时间提前?

  杰弗里·萨克斯:在国际市场中,每天都会有价值万亿美元的交易,这些交易的方式无法在一朝一夕间完全改变。因此,向数字结算、非银行结算和非美元结算转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无法在一天之内完成。但是,此次俄乌冲突确实让某些交易方式的改变加速了。越来越多的石油贸易,不仅是与俄罗斯,还包括与中东地区的贸易等,都将更多使用非美元结算。这些减少不会在一天内发生,但是地缘政治危机恶化的速度却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是如此,虽然这个过程不会在一天内完成,但是却切实在发生。目前,中国的金融部门正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金融开放,比如发放更多以人民币作为结算单位的债券,从而让人民币作为国际结算方式的可能性提高。

  不过,目前世界经济不稳定,合作也不够有效,很多事情也难以预测。因此,我认为,在我之前预测的方向上,即美元地位降低,人民币地位提高,出现的变化是逐步的,只是在这样一种复杂情况下,预测一个具体达成的日期是非常鲁莽的。(玉渊潭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