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街藏龙卧虎 神刀马良字画医圣你都知道吗

}

说起苏绣,高青敏便打开了话匣子,从苏绣的起源、特点,到种类、绣法,她如数家珍,足可以看出她对苏绣的钟爱。正是因为这份钟爱,高青敏决定要在青岛宣传、推广苏绣,她的梦想就是对苏绣加以创新,打造“青绣”的金字招牌。为了实现这个梦想,2008年8月,她的“绣珍阁”在文化街开业了。开始,很多到绣珍阁的人都会问:“你是苏州人吗?不然怎么会绣得这么好?”这一点使她感到很痛心。“其实苏绣只是起源于苏州的一个刺绣门类,但这项艺术是属于中国的,属于民族的,自然也是属于青岛的。”高青敏认为,之所以大家会这样问,全在于公众对苏绣的不了解。5年来,她开始对外传授这门手艺,共教了300多名学生,从十八九岁到60多岁的都有,同时她也经常开办苏绣作品展览、免费培训讲座,还曾主动走进社区做宣传。在她的不懈努力下,青岛人对苏绣的认识和鉴赏水平得到极大地提高。

高青敏认为,目前苏绣在青岛的发展,主要的障碍还是人们的观念和认识。苏绣作品从几十元到几十万的都有,它可以是艺术品,也可以是普通工艺品,甚至可以在生活用品上出现它的身影,多元发展才是它的出路。在很多城市,刺绣已经被人们当作是一种新的休闲方式,人们以此来舒缓压力、修身养性。高青敏想让苏绣进入寻常岛城百姓家,形成“青绣”发展的温床,打造“青绣”新门类并将其发扬光大。

宋京明说,他想要更多人认识到绿石之美。他发现,虽然近些年,崂山绿石在展览、交易、获奖等方面的情况还不错,但赏石文化却一直是短板,关于崂山绿石的研究、著述还很缺乏。因此,在2011年9月,在山东省观赏石协会的支持下,宋京明和一些青岛石友共同成立了崂山绿石专业委员会,他担任首任会长。委员会成立之后,便首先定下了工作方向,提出了“文化赏石”,挖掘更为丰富的绿石文化。当年11月底,宋京明率先发起了崂山绿石新春征联活动,并于来年春节,在青岛文化节古玩城举办了首展,实现了绿石楹联与书法艺术的完美结合,得到业界的一致好评。

宋京明认为,这项活动取得成功,首先是青岛人的骄傲,也是崂山绿石的骄傲,因为此前国内还没有其他一个石种能在几年时间内,面向海内外征集楹联、诗文,建立起自己的赏石文化系列。诗联届、书法界、广大作者的积极响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共同促成这项盛事,使青岛在文化创新方面进行了一次有益尝试,使崂山绿石赏石文化成为我们这座城市的一种特有的城市文化。

一头随意蓬松的长发,一副连鬓络腮的胡子,这是张铁人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张铁人出生于军人家庭,父亲十分爱好书画。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从小就喜欢上了篆刻,这个爱好一坚持就是几十年。1979年分配工作的时候,他又恰好分在青岛料石总厂从事雕刻工艺,可谓是如鱼得水。爱好产生动力,他1982年被评为省劳模。2000年单位关闭时,张铁人没有选择调动,毅然开始全职刻章。

一进入张铁人的“万宝斋”,大大小小、内容各异的章石作品就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他制印因材制宜,灵活运用,以平求活,不追奇求怪,疏朗有度,尽显刀笔相融,意趣盎然的风格特点。他的篆刻时而舒卷浑同岭上云,时而铿锵好似弦上箭。其制章多有创新,善于将章的形态和内容相结合,如一方“长城百关百将”之印,让观者仿佛能透过那段城墙,看见保家卫国、坚韧不屈的戍边战士一般,形神兼具,虚实有度,令人叹服。

张铁人一直以来恪守的就是一句 “贵在坚持”,短短四个字贯穿了他全部的经历。因为坚持,铁人老师在艰苦的岁月里顶住压力,励精图治;因为坚持,他在努力工作的同时,没放下篆刻,常常在工作台前忙到凌晨,一旦有了新想法,不管多晚多累也会爬起来创作;因为坚持,即使长时间案前工作使他肩膀、颈椎等都时常酸痛,视力也有所下降,他却仍舍不下篆刻;因为坚持,生意萧条的时期他咬着牙挺住,使万宝斋成为第一批入驻文化街、现仅存的3家店中的一家。让人们在他优秀的篆刻作品中,感受其中蕴含着的精神品质。

说起他的作品,最妙的是一座名为《龙腾盛世》的寿山石雕刻作品,采用传统的高浮雕的雕刻手法,将祖国大好河山融于这一方48×36cm的寿山石之上,刀法异常精湛。而谢师傅也凭借这件作品在2009年一举获得 “中国-东盟工艺美术大师精品金奖”,如今这件作品价值已逾百万,但他始终不愿出手,因为在他心里,它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它的价值,对他来说这是无价之宝。

范小龙有“陶都好人”的绰号,这些年他向前来求教的许多寒门学子敞开大门,义务带徒30余人,而且他经常举办慈善拍卖会,将拍卖所得善款全部捐出用于助残助困。懂行的人常评价他的作品 “见不到丝毫燥气,充满生命的气息,实乃精品、上品”。范小龙说,砂艺学习没有止境,到现在还没收藏过自己的任何一把壶,因为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好,还需要精益求精。对他来说,学习成果和作品能帮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它们的存在也就有了意义。

“很多人说我不幸,因为我从小就身患小儿麻痹症,但我却觉得自己很幸运,生在紫砂的发源地——宜兴,生在一个制壶世家,让我能从小就接触这门手艺。”范小龙说起紫砂,眼中便闪耀着光芒。“迫于生计,我没上几年学,修过自行车,学过裁缝。17岁那年我顶住压力,摒弃一切杂事杂念,把自己关在家里踏踏实实地做了两年茶壶,终于在1992年,我迈进砂龙陶艺公司,开始系统学习创作和设计,正式开启了紫砂生涯。”

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他先后得到顾道荣、毛国强、徐元明等名家的悉心指导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历时30多年的历练,终成为紫砂艺术界颇具影响力的实力派名家。他熟识光货、花货、筋囊器等多种壶型的工艺技法,尤其擅长光素器的全手工制作,其作品深受藏家的青睐。他的多件作品被无锡博物馆,山西民俗博物馆等收藏,他的作品《生命》、《思源》等先后在各项比赛中斩获金奖,这是对他付出的努力最好的褒奖。如今,他的作品价格不菲,大部分作品价值近万元,这其中也满含着他这些年身残志坚、孜孜不倦的精神。

自从亲手将佛牙捧在手中,董文华和佛牙之间便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对佛牙进行了深刻研究,并先后在 《考古》、《文物》、《中国文物报》、《收藏》等报刊发表论文20余篇,为我国对佛教文化的研究作出了极大的贡献。由于在发掘佛牙工作中的突出表现,他还多次被借聘到省、市文物考古部门进行考古发掘、文物鉴定,先后参与了《兖石铁路》、《京九铁路》、《327国道沿线》等多项考古发掘工作,参加了《全国文物古迹遗址分布图》的编写工作。2007年他参加了中央电视台 《探索与发现》、《文明中华行》等栏目关于“佛牙”的访谈录制工作,得到国内外文博考古界的广泛赞誉,为文化产业大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资料。

2008年,董文华调入市北区特色街管委办文化街管理中心。在文化街工作的董文华如鱼得水,他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特长,积极发掘利用文化街独有历史文化特色资源,义务鉴定瓷器、陶器、玉器、杂项等各类文物,定期举办古玩与收藏品鉴赏知识讲座、学术交流。在众多人眼中,董文华就跟他发现的佛牙一般,虽光芒万丈,但却能大隐于市,低调内敛,是真正的 “佛牙馆长”。

当年初中毕业年仅16岁的陈永安就开始在陕西老家跟老师傅学了一些装裱技术,后来又相继在郑州和西安美术学院学习了两年多修画技术,然后来到青岛闯荡。初到青岛的时候,他只是给别人打工,随着装裱、修补的技术日益提高和资金的积攒,加上年轻人特有的一股拼劲,2008年,在原雇主的帮助下,他和弟弟陈永康承包下了文化街 “兰堂”画院中修画装裱的一项业务,自己做起了小老板。

陈永安说:“目前青岛市场上流行的大多是机器装裱,这是20世纪90年代末期新兴的一种装裱方法,技术相对简单,易于掌握,而且投资小、见效快,因此能很快流行。但是,传统的装裱工艺是无法用机器取代的,比如,面对因霉烂、虫蚀等破损的字画,进行修补就必须采用传统工艺。另外,手工装裱修补所具有的人文气息和工艺质量也是机器所无法达到的。”

现在的陈永安一有时间就自学字画、配色方面的知识,还经常跟青岛画院的老师们交流专业知识,力求让自己的业务知识更上一层楼。他和弟弟带着一群同样爱好这项工作的年轻人,共同为自己爱好的这项工作努力钻研,并发扬光大。现在的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努力提高自己的修画装裱手艺,并谨记前辈 “真正的修画师是靠人品和手艺打造金字招牌”的教诲,力争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修画师。陈永安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把自己的小店打理好,争取早日在青岛买上房子,可以把老家的母亲接到身边以尽孝道,也让孩子有一个良好的生活坏境,接受良好的教育,一家人幸福稳定地在青岛生活下去,真正地融入这座城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