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央美食堂阿姨在10平米地下室逆袭成画家一幅画惊艳世人

}

。它的价值完全由创作它的艺术家赋予,除了天赋的限制,艺术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一视同仁的,它倾听人的喜怒哀乐,然后被创作者用不同的艺术形式忠实地表现出来。即使是同样的创作主题,不同创作者的作品,给观众带来的艺术享受也各不相同。

艺术从不挑剔它的创作主题。无论是富翁还是乞丐,老人还是小孩,智者还是愚人,都有权利在这个领域自由发挥,按照自己内心深处的悸动,创作出独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

三十岁的“草根”艺术家汪化从食堂服务员成功转行成画家,成了当时人们眼中成功逆袭的榜样人物。如今一晃9年过去,汪化的现状如何?

汪化如今是北京单向街书店的签约画家,她每天都会按时来到店里作画。她的作品会出现在工作室推出的系列新品中,有时候会是限量书籍的封面,有时候会是当季礼品的包装。

此外,书店也会定期为她举办个人画展,不过汪化一般都会在展览之后将作品捐给美术馆,得到的收益也多半会分给单向街的公益基金会。

这个斩获过国际大奖,自身经历还被央视拍摄成了专题纪录片的年轻女性,比起天才画家的美称,更愿意称自己为素人画家。汪化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她的创作完全是自发的、灵感旺盛的、内心无比满足的自我表达过程,另外,汪化的作品非常特殊,特殊到只有线条。

她在创作时不打草稿,不做计划,笔尖仿佛有了生命,在白纸上自然而然地蔓延开来。近距离观察过她作画过程的人都说,汪化是用生命在画,她是如此地投入而享受,创作在那一刻成为她生命的全部。

因为特殊的逆袭经历,媒体的争先报道,汪化在艺术圈子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这个知名度给她带来了一些朋友,也带来了很多烦恼。有些人偏执地认为汪化成名是为了赚钱,曾经直接上门买画,还有的人认为这个看起来傻傻的农村姑娘比较好骗,拐弯抹角地从她那里打听画画技巧。

对于买画的人,汪化好声好气地解释自己创作是为了精神寄托,不为卖钱,对于求教的人,她会不吝倾囊相授,所以很多人说她傻。对于这些不和谐的话语,汪化只是一笑而过,这个经历了太多的姑娘心底一直有自己的坚持,不了解她的人不会明白。

汪化的原名叫季红燕,故乡是福建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她出生于1981年,农民家庭出身的季红燕从小就内心敏感细腻,她和同龄的孩子们不一样,平日里不爱说话,喜欢观察天空和原野。这种与大自然的亲密交流,让季红燕不知不觉间自带了一层“仙气”,她表面孤傲但内心情感非常丰富。

同很多同龄人一样,季红燕并不是很爱学习,或者说不是不想学,而是学不进去,她觉得自己缺乏读书的天赋,一直呆在学校里没什么前途。于是,初一那年,季红燕征得了家人的同意,选择了退学,并开始外出打工谋求出路。

当时的季红燕不满十五岁,连个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找工作自然就四处碰壁。她不甘心放弃,就去到了省会福州,在那里她勉强找到了一份保姆的工作,但是自己还是个孩子的季红燕根本不会照顾小孩,不出意料地,她很快被辞退了。随后季红燕又选择去做餐馆服务员,这个工作内容对她来说可以胜任。

服务员的收入过于低微,季红燕觉得还是要强化自己,往更好的地方去。那个时候英语和计算机是找工作时最可靠的技能,季红燕试图买书进修,但是完全读不进去。期间她不断地更换工作,向北方的大城市进发寻找机会。

一直漂到上海,季红燕在这里邂逅了改变她此后命运的关键物品——一本有关摄影教学的图册。她觉得图册上的人物照片很有风情,让自己有种临摹的冲动,落笔之后笔触间玄妙而自然的感觉让季红燕为之沉醉,这下她就像打开了脑海里一道无形的开关,彻底迷上了画画。

季红燕的绘画天赋得到了朋友们的认可,他们一致鼓励她去北京发展。听从了朋友们的建议,季红燕在2012年的一个夏天,怀揣着自己的艺术梦想,来到了北京。

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四处逛了几天后,季红燕选择了中央美术学院作为落脚点,她说美院浓厚的艺术氛围,包括周边众多的小书店,都能给她带去精神上的慰藉。

为了留在美院,季红燕选择到正在对外招工的美院餐厅工作。好心的餐厅经理同意了她的请求,允许她每天只上半天班,其余的时间可以尽情画画,除此之外还帮她找到一个离学校不远的小区地下室租住。鉴于季红燕每天只工作半天,食堂方面给她提供了一千元的月工资待遇,从这一千元里,季红燕还要拿出两百块钱付房租。

地下室租金低廉的原因在于它的潮湿和昏暗,季红燕为了省钱,选择了待租的几间地下室中最便宜的那个。这间地下室除了面积狭窄,常年昏暗,弥漫着挥之不去的霉味以外,还正对着一间公用厕所,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有多难闻可想而知。季红燕搬来的第一天就因为这种压抑黑暗的环境,控制不住情绪,偷偷哭了。

幸好,在这里她可以尽情创作,握住画笔的那一刻她就忘记了一切忧愁和烦恼。此后季红燕白天在美院餐厅忙碌工作,晚上就回到地下室自己创作,在闲暇之余,她还会到美院的图书馆浏览学习,不间断地磨砺自己的绘画技巧。

在美院的工作和学习过程中,季红燕遇到了好多热心帮助自己的人。其中有了解她情况后就主动为她办理了图书卡的美院图书馆负责人,也有知道了她的艺术追求就热情带她一起去上专业课的美院学子,甚至还有看过她的作品后不吝赞美的美院教授。

中央美院的全体师生对待季红燕这个小小的食堂服务员的态度,都是友好热情的。有了这些帮助,季红燕得以自由翻阅图书馆里不同风格的各种画册,虽然她看不太懂,但艺术之美引起的共鸣让她内心十分触动。

她还能够从美院的专业课上学习到一定的美术理论基础,比较了专业绘画技巧与自己琢磨出来的画技之间的区别。最重要的是,季红燕一直在被他人肯定,不同的人都夸奖她画得好,这让她非常满足。

在中央美院的日子过得充实而愉快,随着时间的飞逝,季红燕逐渐创作出带有浓厚个人色彩的艺术作品——一幅长达十七米的画卷,里面纷繁复杂的线条代表了她内心的实时情感,季红燕说,自己是在用线条记录生命。

这幅作品也让她决定给自己改名为“汪化”,意为化作汪洋大海中的一股溪流,季红燕用这个名字表达自己对自然和艺术的敬畏,此时的汪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3年前后,汪化的作品被美院的学生拍摄下来放到了网上,这种特殊的线条艺术吸引了少部分人的注意。随后美院教授刘礼宾对她的作品作出了极高的评价,这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和认可。

就在刘教授等人提出要帮汪化开办个人画展,好让她尽快在美术界稳步扎根时,心地单纯的汪化拒绝了。她觉得自己画的时间还短,还有提升的空间,不达到完美水平就展出是对艺术的亵渎,这让业内人士对她的印象更好了。

这次之后,很快就有专业人士向北京时代美术馆画展和全国中青年水墨画展推荐了汪化的作品,不出意料地,汪化的艺术天赋也得到了这两个专业水平极高的画展方的肯定,她的作品全部入选参展了。此后,汪化艺术生涯的高峰接连到来,央视为她专门拍摄了一部专题纪录片,这部纪录片相继拿奖,还都是含金量极高的国际大奖。

汪化最终也在这一系列的创作和得奖经历中不断出名,她不停地受到媒体采访,不时还有电视节目的邀约,人们都好奇她是如何逆袭实现梦想的。对此,汪化的答案是足够用心和投入。

成名之前和之后,汪化的心境并没有丝毫变化。她仍旧是热爱线条艺术的素人画家,仍旧坚持每天用线条记录生命,始终牵挂着最初的朋友和家人。汪化说自己成名最大的好处就是激励那些跟她一样心怀梦想的人,无论经受着怎样的困难,只要坚持下去,总能看到成功的希望。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